分类 娱乐天地 下的文章

原标题:老太腹部隆起似怀三胞胎孕妇 手术取出34斤重肿瘤

四川新闻网成都9月26日讯(记者 刘佩佩 摄影报道)今日上午9点,79岁的刘婆婆从老家来到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妇科做术后复查,这一次,她自己可以走路了。而在上个月,是家属用轮椅推着她来的医院。据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妇科教授石钢介绍,今年8月22日,刘婆婆来医院时,情况已经很危急了,由于其阑尾肿瘤转移到卵巢,随着肿瘤的长大,导致腹部隆起就像怀了三胞胎的孕妇,如果不做手术,很快就会有生命危险。经过医院多科室讨论,为刘婆婆制定了手术方案。今年8月24日,刘婆婆被推进手术室,经过6个小时,她腹部的肿瘤被取了出来,重量高达34斤。“这么大的年龄加上这么大的肿瘤,在我们医院还是首次遇到,对相关科室来说都是一个挑战。”

今日上午,刘婆婆在两个女儿的陪同下到华西第二医院做术后复查。图片来源:四川新闻网。

阑尾肿瘤转移至卵巢 79岁老太盆腔长出巨大肿瘤

今日上午,79岁的刘婆婆在二女儿和幺女儿的陪同下,到华西第二医院进行术后复查。在听到医生说一切都正常后,刘婆婆露出了笑容,变得健谈。“开始我以为是自己长胖了,就没有怎么管。”据她介绍,去年7月,她的肚子发生了变化,但并没有其他什么症状,因此她和家人都以为只是长肉了。

直到今年2月,刘婆婆开始觉得肚子痛,胃也胀,才到医院检查。刘婆婆的女儿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,当时做了检查后,当地医院医生告诉他们老人是癌症晚期,治疗希望不大了。家人想到老人年龄大了,做手术风险大,后期的康复也是未知数,于是就没有选择手术治疗。但谁知,刘婆婆的肚子越长越大,饭量一天天减少,还发生了失眠症状,非常痛苦。

刘婆婆的女儿介绍,刘婆婆很勇敢,即便是知道要做手术也不害怕。今年8月22日,刘婆婆在家人的陪同下住进了华西第二医院。

石钢是刘婆婆的主治医生,他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,刘婆婆是阑尾肿瘤转移到了卵巢,随着肿瘤的长大,刘婆婆的腹部慢慢隆起,导致腹部看上去像怀了三胞胎的孕妇。“病人来的时候完全走不动,是家人用轮椅推着的,病情也很危急,如果不做手术的话,老人很快就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然而,刘婆婆79岁的高龄,加上其腹部的肿瘤巨大,手术风险大,对妇科、麻醉科、ICU来说都是一个挑战,但希望还是有的。为此,华西第二医院进行了多科室会诊,并且讨论制定出详细的手术方案。据石钢介绍,这是他从医35年来见过的最大卵巢肿瘤,并且巨大肿瘤和高龄凑一起,在华西第二医院都是第一次。

多科室合作历时6小时肿瘤顺利取出 重量高达34斤

今年8月24日,刘婆婆被推进手术室,她的8位家人守候在手术室外,坐立不安。“看到手术室门开了,有医生出来,我们心里就紧张,生怕是妈妈手术出问题了。”刘婆婆的女儿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,当天,刘婆婆早上8点过进的手术室,家人们在外焦急等待,希望能够等到好的结果。幸运的是,历时6个小时,刘婆婆顺利完成了手术。

那么,这位高龄合并巨大肿瘤的患者,手术有哪些讲究?石钢告诉四新闻网记者,这位病人的手术得以顺利进行,还得益于医院多科室的默契合作,因为病人的手术是一方面,术中的麻醉和术后的恢复也很重要。在整个手术过程中,医院妇科、麻醉科、ICU、外科的医生都在密切的配合。“老人有高血压,年龄大,因此手术耐受力就没有年轻人好,加上巨大肿瘤,术中就怕出现心血管方面的问题,不过幸好老人除了高血压没有其他的重大疾病,因此整个手术很顺利。同时,在处理了卵巢肿瘤后,外科的医生将病人的阑尾肿瘤也处理了,病人阑尾肿瘤也长得有香蕉那么大了。”

据了解,刘婆婆的麻醉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据华西第二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黄伟介绍,刘婆婆的情况对麻醉有两个方面的挑战,一是年龄大,心肺功能相对弱,麻醉的耐受度低;二是巨大肿瘤挤压肺部,导致呼吸困难,麻醉风险大。因此,在麻醉过程中,刘婆婆就可能会面临心跳、呼吸骤停,以及插入气管的导管反流进入呼吸道,从而危及生命。为了保证麻醉安全,手术过程中有3名麻醉医师在现场,密切的关注刘婆婆的情况。幸运的是,刘婆婆整个手术过程中情况平稳。

8月24日手术后,刘婆婆被送进了华西第二医院妇产科ICU进行监护。据该科室副主任医师肖菲介绍,手术当天,科室早早就做好了接收刘婆婆的准备,由于刘婆婆先前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,怕刘婆婆出现术后呼吸衰竭,他们还准备好了呼吸机。“病人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要好得多,腹部肿瘤被取出后,呼吸也恢复了正常,并没有使用呼吸机,也没有发生心衰等危重情况,在ICU住了4天就转到了普通病房。”

今日,到医院复查的刘婆婆心情很好,她一直在说感谢医生的话。

来源:四川新闻网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原标题:华师一附中千名学生上“吃苦课”

学生在仓库里打地铺。 楚天都市报 图

寒风中徒步七小时,仓库里打地铺睡四晚,洗澡只能用冷水……上周五(10月13日)到明天(10月17日),华师一附中高二年级1200多名学生,要体验5天这样的艰苦生活。楚天都市报记者了解到,该校这个特色社会实践活动始于1990年,到今年已经坚持了28年。每年的体验内容略有不同,但被老师和学生们称为“上一堂吃苦课”。

徒步25公里 仅4人上收容车

13日清晨7时许,华师一附中高二1200多名学生背着行囊从学校出发了。他们第一天的任务是:负重徒步拉练25公里。

长约几百米的队伍中,每一个班级被编成一个分队,前面的男生扛着旗连走带跑,后面的女生一路追赶。中午大家稍作休息啃完干粮后继续前行,很多体力不好的女生开始有些走不动了,同学们两三个一群互相搀扶着,男生帮女生背行李,一起努力挺过难关。下午3:30,队伍到达目的地——江夏某部队。“沿途安排了急救的收容车跟着,但1200多名学生,只有4人因为身体原因上了车。”华师一附中团委书记刘康介绍说,因为许多学生是第一次走这么长的路,脚上磨出了血泡,但还是坚持到了终点。当晚,有100多名学生在军营医务室接受了治疗。

仓库打地铺 半夜被冻醒

15日晚8时许,位于江夏某部队的仓库里。完成了一整天的农庄体验等活动后,华师一附中高二航空班的施睿整理好用棉絮铺成的床,躺了下来。在他的旁边,这样的床一个挨着一个,场面颇为壮观。“军营内只提供冷水,这么冷的天,还是有不少同学体验了洗冷水澡。”施睿说。

学生刘逸飞告诉记者,前两天每天凌晨3点就会被冷醒,然后再裹紧被子继续睡,“由于仓库人比较多,常常翻个身就睡到旁边同学的身上了。”在她看来,这样的经历很多人一辈子都体验不到,所以同学们都没有退缩。

5天的安排里,学生的活动内容包括徒步拉练、走访农家与农民交流、到现代企业听专题报告、篮球比赛等。

在校园安全警钟长鸣之时,不少学校取消了校外实践活动,但华师一附中坚持了下来,一做就是28年。并要求学生自选题目撰写报告,计入总学分。“‘吃苦课’能让学生了解社会、学会关心他人、提高自理能力。”校长周鹏程说,“每有校友重返母校,无一例外地皆会提到徒步拉练:谁谁的脚破了,哪个男生帮女生背行李了……这堂课会让他们铭记一辈子。”

来源:楚天都市报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原标题:新反腐体制诞生:监察法通过,国家监察委落定

从三地试点改革开始,至全国推行,同步辅以监察法立法,修宪立身,仅一年有余,监察委从面目不清的胎儿迅速成长,终以强健之姿呱呱坠地。

(图/视觉中国)

《财经》记者 王丽娜/文 李恩树/编辑

3月18日,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选举产生,国家监察委挂牌在即。届时,全国四级监察委全部组建完成,依据监察法赋予的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,承担起反腐重任。“两规”被“留置”取代,消失在反腐历史中。

3月20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《监察法》。《监察法》对国家监察工作起统领性和基础性作用。立法既有此前反腐经验总结,又有近两年内北京、山西、浙江试点经验的积累。

从三地试点改革开始,至全国推行,同步辅以监察法立法,修宪立身,仅一年有余,监察委从面目不清的胎儿迅速成长,终以强健之姿呱呱坠地。

“试点各试各的、不交流”

北京、山西、浙江是监察体制改革的先行者,改革在三地有条不紊进行。

北京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原检察官称,试点消息来得很快,之后检察院反贪、反渎、预防腐败部门整体转隶,与原纪委人员混编后重新打散分配,紧接着就是培训,学习如何从一名检察官过渡到监察官。

浙江省纪委书记、监察委主任刘建超,是浙江监察改革带领者。他曾担任外交部发言人、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、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。

试点开始后,浙江省市县三级监察委陆续组建,“都是新组建,在履职中有各种各样的问题”。刘建超把各市县的监察委主任请来,开了20多场座谈会,一起商议试点中遇到的问题,逐渐形成共识。“不去探究那些一般性的工作汇报,就讲存在的问题和困惑,回答了250多个问题。”

“留置”是随监察体制改革诞生的新生事物,此前监察工作并无“留置”一词。2016年12月25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三地试点,同时赋权三地监察委采取留置、调查、讯问等12项措施。

“留置”意图取代“两规”,但同“两规”一样,两者均属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,因此留置从出现时即受关注,一些法学家担心留置出现滥用或违规使用的情形,担心留置期间被调查人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保障。

该怎样运用留置权,试点地区同样困惑。刘建超说,开始大家都不太敢用留置,但随着完善试点有关规定,依法依规使用,现在运行很好。“不能滥用,也不能不用,应依法使用。”

截至2018年3月11日,浙江省监察委共对292人采取留置措施。北京市监察委2018年2月14日的数据显示,共留置68人。山西省监察委系统2017年留置81人。

北京、山西、浙江三地试点同时开展,虽在转隶人员把关、案件审批上有细微差别,但大致相同(详情参阅2017年第27期《财经》文章“监察体制改革试点轮廓”)。

试点选择这三地后,“给我们提出的要求是各试各的,不要交流,一交流就会趋同,各试各的才能体现出好的经验、发现问题。从不同到大同,这个过程弥足珍贵”。刘建超透露,“但试点地区对中央精神、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决定的理解,几乎一致。最后发现是殊途同归。”

试点运行近一年后,2017年11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《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》,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。目前,省、市、县三级监委全部组建成立。随着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的选举产生,国家监察委挂牌指日可待。

立法草案收获万条建议

监察体制改革一旦启动,上升至国家立法保障反腐是必经之途。

3月13日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向全国人大作关于监察法(草案)的说明。李建国称,通过国家立法赋予监察委必要的权限和措施,将行政监察法已有规定和实践中正在使用、行之有效的措施确定下来,明确监察机关可以采取谈话、讯问、查封、扣押、搜查、留置等措施开展调查。尤其是用留置取代“两规”措施,并规定严格的程序,有利于解决长期困扰我们的法治难题。

其实,中央纪委在最初研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时,就已着手考虑将行政监察法修改为国家监察法。

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家法室处长陈国刚,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2016年10月,中央纪委会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组成国家监察立法的工作专班,一同进行起草研究,去部分试点地区调研,在此基础上形成监察法草案。

2017年6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监察法草案进行初次审议。对草案初始版本知情的一名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称,草案在提交初审前,曾数易其稿。

2017年11月7日,公众得以首次窥见草案面目。当日,中国人大网公开草案全文征求公众意见。2017年11月7日至12月6日,3000余人提出1.3万多条意见。

这是一部事关反腐败机构重建、国家监察制度改革的法律,自然广受关注。看到监察法草案当晚,诉讼法学家、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,就对《财经》记者详谈对草案的建议。陈光中认为,此次监察体制改革是涉及国家权力体系的重大变革,中国将形成人大统摄下的“一府一委两院”的新国家机构体系,应先修改宪法,再根据宪法制定监察法,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,任何法律的制定都要根据宪法。全国人大通过的基本法律,应写明“根据宪法,制定本法”。制定监察法首先应解决合宪性问题。

对此,中国宪法学研究会会长韩大元也公开表示应先修改宪法。随后,关注监察法草案的许多宪法学者、行政法学者等均提出建议。

宪法问题很快得到回应。2018年1月1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研究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。3月11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后投票表决,通过宪法修正案。

在宪法“国家机构”中增加监察委员会的内容作为一节,明确监察委的地位、性质、与人大的关系等。

对公布的草案,陈光中还表示,应增加尊重和保障人权,还应明确留置期间允许律师介入。另外,在人大监督、监察权独立行使等问题上,他也提出建议。

向社会征求意见截止后不久,根据审议意见和各方建议,草案作出部分修改。2017年12月,监察法草案二审。二审稿的修改主要集中在监察程序和监察机关的监督,比如如何保障被调查人的权利,如何做好对监察委自身的监督等。

试点改革参与者关心的一些问题也得到回应。刘建超说,试点需要顶层设计,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决定没有明确留置的具体细节,被调查人留置后如果经审判获刑,留置期限是否可以折抵刑期?种种问题,在立法之后将会有明确的法律依据。

“不是超级权力机构”

监察体制改革前,中国反腐败的职能机构,主要由中共纪律检查机关、检察机关、政府监察机关、国家预防腐败局,形成“党委统一领导、党政齐抓共管、纪委组织协调、部门各负其责、依靠群众支持和参与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反腐败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”。

反腐机构重组后,至2月25日,全国四级检察机关44151名反贪干警转隶到监察委,监察委与纪委合署办公。此次,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显示,监察部门、预防腐败局将并入监察委。

监察法称,坚持中共对国家监察工作的领导,构建集中统一、权威高效的中国特色国家监察体制。同时,还明确监察委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进行监察,调查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。

目前,监察委定位是实现党和国家自我监督的政治机关,其性质和地位不同于行政机关、司法机关。3月5日,在全国“两会”部长通道,中央纪委副书记、监察部部长、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杨晓渡走到台前受访。面对监察委是否超级机构的提问,杨晓渡说,“我们不是一个超级的权力机构。我们做的工作,大量是日常‘拉拉袖子,提个醒’的工作,是监督的工作,是防止人犯错误,防止人由小错误变成大错误的工作。”

杨晓渡称,监察系统人员增加10%,但监督对象增加200%,职权行使范围有所扩大,责任增加很多。“但并没有太多扩权的行为”。

具体到试点的运行,据刘建超介绍,决定都是集体做出的,一个线索来了,怎么处置,并不是调查组一个人,也不是某个分管负责人说了算,一定是会商决定的。比如一个线索初核后,是否需要进一步调查,核查组都应撰写报告,逐级上报审批。“内部有很好的监督机制,重要的事情还要报同级党委审批。防止灯下黑,防止权力被滥用。”

在外部监督上,监察法规定,监察机关应当接受本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。各级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本级监察机关的专项工作报告,组织执法检查。

对此,刘建超称,监察机关核心是接受党的领导。从浙江实践看,监察委向党委做报告,“并邀请地方人大常委会的人员、政协的相关负责人,让他们了解监察体制改革”。

此外,刘建超认为,纪委和监察委的工作有一些重大的、不适于公开的问题。除了专项工作报告外,所有人大的监督形式,如接受人大质询、询问、执法检查等都适用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